菜单

+136-8495-5251

订立遗嘱,财产就能自由处分吗?

关于遗嘱自由原则,世界各国历来存在着两种主张。 一种主张偏重于保护立遗嘱人的自由意志,使之享有自由处分自己财产的绝对权利,这种主张称为绝对遗嘱自由主义;另一种主张则认爲,以遗嘱的方式处理财产应当符合公平原则,不得违反法律有关爲特定的法定继承人保留必要遗产份额的规定,这种主张称爲相对遗嘱自由主义。

 

35_1.png

 

一、各地关于遗产特留份的规定

 中国内地

爲防止遗嘱自由绝对化,保障特定法定继承人的生活需要,中国内地的《继承法》规定:遗嘱应当对缺乏劳动能力且没有生活来源的继承人保留必要的遗产份额,亦称“必留份”。

享有必留份的继承人,必须旣缺乏劳动能力,又没有生活来源,二者应同时具备。“缺乏劳动能力”是指还不具有劳动能力的未成年人和因年老、疾病而丧失劳动能力的人。“没有生活来源”是指生前依靠被继承人生活的人。该继承人除依靠被继承人生活外,自己没有生活来源,也没有其他扶养人。 若立遗嘱人未给这类继承人保留遗产份额,在对遗产进行处理时,将会爲该类继承人留下必要的遗产,扣除后所剩下的部份,才能参照遗嘱分配原则处理。

 

35_1.png

 

 香港

香港法实行遗嘱绝对自由的原则,对立遗嘱人处分自己财产的自由基本不予干预,所以法律没有规定立遗嘱人在以遗嘱处分自己财产时必须爲特定继承人留出一定的财产份额,但实际上香港法律从另一侧面间接地作出这方面的规定。

根据香港《遗嘱生活费条例》的规定,如果立遗嘱人需要承担亲属的扶养责任,却没有在遗嘱中给予他们适当的生活费安排,受供养人即可根据该条例的规定,向法院提出申请,要求从立遗嘱人的遗产中拨出一定数额的款项,作爲受供养人的生活费用。香港的继承法规就是通过《遗嘱生活费条例》来干预死者对遗产处置的自由权,保障立遗嘱人未成年子女、或身心健康方面有障碍的子女、合法配偶、父母等亲属之权益。当他们的权益受到忽视时,法律会给予他们保护,使其生活得到保障。

 

35_1.png

 

 台湾

台湾在继承法中设有“特留份”的规定,特留份是不可侵犯的法定继承权,是一种防止继承权被任意剥夺的法律制度,对保护法定继承人的利益具有一定作用,立遗嘱人不得以遗嘱排除适用。

台湾的特留份制度,分配方法有两种,一种是全体保留的计算方法,即确定总遗产额的一定比例作爲特留份;另一种是以各个法定继承人依法定继承时所能得到的份额来确定一定比例作爲特留份。按总额特留的办法,继承人中有人丧失继承权时,其特留份就归其他法定继承人所有;而按各份特留的计算方法,如果继承人中有人丧失继承权时,其特留份则成为立遗嘱人自由处理的部份。

 

35_1.png

 

台湾特留份制度的规定是法律赋予特定的法定继承人每人均享的平均权利,它对继承人的实际生活状况和需要不予过问。特留份的享有权人只能是立遗嘱人的法定继承人,即直系血亲卑亲属、父母、配偶及兄弟姊妹,丧失继承权或抛弃继承权的继承人不享有特留份。 各地对遗产特留份均有相关的规定,可见订立遗嘱并不代表财产能完全按照自己的意愿自由处分。财富通过怎样的方式传承才能不受特留份制度影响,使之完全按自己的意愿灵活配置呢?

二、香港信托法反强制继承权

特留份制度,相当于一种强制继承权,是法律赋予特定继承人的权利。比如,必须把遗产的一部分预留给配偶或直系亲属,这在一定程度上限制了被继承人遗产处分的自由。 若被继承人想要按照自己的意愿分配财富,可以考虑设立香港信托。2013年7月香港立法会通过了《2013年信托法律(修订)条例》,其中包括新增反强制继承权条例。

 

35_1.png

 

反强制继承权:订明信托示明是受香港法例管限的,海外的强制继承权规则不会影响财产授予人在生时把流动资产转移至该信托的有效性。

若在香港设立的信托与强制继承原则发生冲突,如何界定信托财产的司法管辖权至关重要。但只要信托文书订明受香港法例规管,即使委托人属强制继承权管制地区,也不会影响委托人在生时把流动资产转移至该信托的有效性,依然能按委托人意愿进行资产配置。

三、结语

遗嘱继承虽是财富传承的常用工具,但受强制继承原则影响,立遗嘱人通过遗嘱自由处分财富的意愿难以达成。此外,遗嘱的有效性也受很多因素影响。遗嘱作为财富传承的工具,存在不够完美的地方。 对比遗嘱,信托服务更具备多元化优势。设立香港信托,财富可按自主意愿灵活配置,不受强制继承原则影响,真正实现财富有效传承。

 

35_1.png